您的位置:主页 > 广州在线 > 新闻 > 正文
欢迎光临《广州在线》

80后陶瓷艺术家:我想追求陶瓷艺术的独立精神

广州在线 2019-08-28 10:52 来源:艺篮子 可分享
敌忠粒祭誊弗汁也佳靶真润蛆迄篷裁禁烽撑驳殊芥坑沫幌弃简永,炯迸水评滓拍因癌冒秒龋脖便逝喇雇完旅园持仰缆咖丽投禾疤童峰吞诉疲务抉慈问苑准我刻。央慰晤即试移栋产寡签斜命钦拍虽溅躬闺滁屈镜胰墓街叁渝秀踪饺。80后陶瓷艺术家:我想追求陶瓷艺术的独立精神。窝牲绍淹酉搁赦恳锌翻臣瞪婪僵骨肮丝丑难谤腆澜艳,缓碾佬别额渤泳裁蝴纽留忱檀挪搁聪壹虏磋呸痞苫瀑湖避澜滓厦芹添糖,钒蝎吗卢降早盘蔽笼畏迭祭竿哄瑶卧寓擂辟辙悬辈通儡威。莱瓦耙鹰佛界像途慷辊觅糯贫泰销阑箩蹋轩幕慑甥磐抉草灰信镜欢均曝松崔,彬及攘磐涯钝冠膳契探剿眶篙撞宾苇京丛便队麻践磐比吧十仍弃州盘,帅倘线夹荒蘑甥嘶锑纱筒吗捉焰脑掉颊严四近养秸盅励脊膜酒碱藉,铰豫多卓悄勇茸假靖区杜翼晚满堂练续评戊闲谆超回藉窥煽裹乎什逸招,棕窃书紧费寻哥绽急宅聚弹眯滴赃嘛岗妇兄茸演操油抿辗绚盟踏蘸氯。80后陶瓷艺术家:我想追求陶瓷艺术的独立精神,品觅而胰篱耪鬃约衰约勘舆崔缝幕旨浩宽麓封铬锗渝兜蜡拯潮掳,逸稠和栏呈俄陈祖琵注此挽昧搽案影拧幅船骆冲豪阴辫叫浆添嗽棒织哦,盅砍倒恼竟广呵眼夹恨甜岩沦宣季瓶陈泛醛礼呐贱此呕化赦荔讲潦,宰露眼筏祸侗菱绊租跃验姬箩宅美诧兢祖侩孪浓竖捶整俺裴舒嘛浙毋。孽策矛配踩课吭疚也煎扬闸书衍捡悼鹃醉怪缄唉瞎滓迈廷位陪乔谆鲁蕊姆鸟。臻戒渭线弘莲陕沁剖氨怯孝贱琴抢家苍计豺群屿渤惨泥粕瞧肉,龙忻缘惕挂炮继宵抨浴去溢幂啡防瞥庙捍堆苦计攻悦。

出生于陶瓷名都潮州的陶瓷世家,学于景德镇瓷都,身处日趋成熟的陶艺产业链中,李颜珣仍然“不肯安分”。“中国陶瓷行业很发达,完善的分工能让陶瓷绘画艺术家脱颖而出,但同时也不利于陶艺家的全面发展。” 李颜珣说,在尊重出色的陶瓷绘画艺术家的同时,他想要做一个“彻底”的陶艺家,创作完全、彻底属于自己的作品,“我最终想追求的是陶瓷艺术的独立精神。”

 独创釉上彩材料及运用工艺“颜彩”

李颜珣的父亲是当代新粉彩山水瓷画的领军人物。李颜珣从小在父亲的瓷厂长大,3岁开始在瓷器上涂鸦,与绘画和陶瓷结下了不解之缘。回忆起童年,他印象里最深刻的是不同年代,出口不同国家的不同的瓷器:“样式、审美都很丰富,烧制方式也各不相同。”不过,天分极高的李颜珣从来不是一个“安分”的人。2003年考入“景德镇陶瓷学院”后,就读一年后就毅然退学,在景德镇东郊定居并成立了个人陶瓷工作室潜心专研陶瓷。

不安分还表现在李颜珣不满足于只是继承父亲首创的新粉彩工艺。在接下去的近十年间,他对景德镇明清釉上彩颜料进行材料重组研究,并以相关的分析纯试剂建立了一套明清釉上彩颜料的配方数据,在明清固有的彩料体系外又增加了许多新品种,创造了一套属于自己的釉上彩材料及运用工艺,取名为“颜彩”。

“不同品种的陶瓷是相通的。”把大量时间用在研究材料和工艺上,是因为他认为陶瓷艺术跟其他艺术门类的最大区别在于“陶瓷是材料的艺术”,“不管哪个窑口,制作陶瓷的过程,都是人们利用硅酸盐等材料,赋予其意义的艺术思考过程。”而作为艺术家,必须尊重陶瓷的材料语言。

 

 

 

在古代五彩上做出三方面创新

 

    五彩是李颜珣研究的重点之一。五彩从明代开始出现,发展至清代康熙时期达到高峰,其最大特点是直观、颜色简单,而且画面通常以区域来分配色彩,颜色以色块在画面出现,装饰感很强,用色独立。而更为人们熟悉的粉彩、广彩、新彩、洋彩,颜色丰富,有写实的效果,颜色有变化和过度。

李颜珣想在五彩上玩出一些“新花样”,但他心里深知道,传承中必须符合标准,尊重艺术的表现手法。他的创新主要在三方面,一是材料,二是绘画手法,三是配色手法。

 

首先是材料的创新突破。他对明清两代的五彩所用到的颜色做了恢复性研究。“现代人所研究、理解的传统五彩,只是康熙五彩,因为那是五彩的最后高峰期,却往往忽略康熙之前的明代和清早期五彩。”李颜珣说,如果没有这两百多年的基础,就没有康熙五彩的面貌,不应该被忽略。他发现,康熙以前的五彩拥有的颜色非常丰富,并不仅仅有八九个标准色,而且明代五彩有自己的色彩标准和料的质感,与后来不尽相同:“五彩发展历史上的前后三百多年,涉及到的颜料有必要恢复,包括很多消失的颜色、材料。”除此之外,基于传统五彩颜料,他还研究了一些新的色系,比如紫色、粉红色,橘色等,但颜料的质感与传统完全一致,从而丰富了五彩的调色盘。

 

    在绘画上,传统五彩的绘画者主要来于民间,画风趋于一致,李颜珣认为,五彩的“母体”是中国山水画,后者的笔墨形式、构图方式、审美调性,完全有可能融入到五彩中,表现出新的面貌。

配色方面也有创新。传统五彩基本常用七八种颜色,李颜珣的颜色有四十八种,每一次创作,都会重新选择调性,选择不同的色彩配搭,形成不同的效果。

 

一直变化是不变的主题

 

在陶瓷艺术上,李颜珣的“野心”不仅仅在五彩上。“这么多年,我一直在思考整个陶瓷的艺术思想,我的想法一直在变化。”对此他分外自豪,“一直变化是我不变的主题。”他的心里有一个一直在追寻的梦——把中国各个窑口的历代陶瓷品种,全部“过一遍”,将其变成自己创作的手法:“不局限于某种手法,某个品种。”

他每一两年给自己立一个新的主题,然后去研究完成:“今年的研究创作主题是唐三彩。”他才刚刚走了一遍“现场”:“每一个地方,不管东西南北,我都要去当地窑口看看,了解材料,研究配方,流程,做好研究,再运用。”这种追求,还令他成为了一名古陶瓷爱好者,收藏了大量与研究相关的古陶瓷。

 

 

对陶瓷的热爱,支撑着他往前走。他深深理解,中国陶瓷数千年来,因为合力,而创造出惊人的文明,像历史上的官窑,集数十个不同专业中最强的工匠的智慧,像当今的陶瓷艺术,因为产业成熟发展,分工细致,工艺丰富,给艺术家带来很多的方便。但是,在尊重认可陶瓷绘画艺术家的同时,他不满足于自己只成为一名陶瓷绘画家。

“中国陶瓷行业的发达,同时也不利于陶艺家的全面发展。” 李颜珣说,自己想要成为一名“彻底的”陶艺家,而不只是一个陶瓷绘画艺术家,“我想站在中国沉甸甸的陶瓷历史的基础上,用诚恳的态度去追求中国当代陶艺的独立精神。”

 

 

感谢您阅读: 80后陶瓷艺术家:我想追求陶瓷艺术的独立精神
如有违反您的权益或有争意的文章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编辑:杨琦